联合报社论/脆弱城市:周日选举能否使香港还魂?

961浏览 分类:思铭 2020-01-22

联合报社论/脆弱城市:周日选举能否使香港还魂?
香港周日区选能否顺利举行受关注。图为模拟投票站。(中通社)

历经「反送中」运动半年的纷扰后,香港周日将迎来首场选举,分由十八个区选出四五二席议员。虽只是区域性选举,却具有关键的试金石意义,可检测香港社会动荡半年多后的民心变化,进而缔造新的政治生态。一般认为,在港人对港府和港警极度失望下,这次选举的投票率应该会提高,「泛民主派」可以获得更多席次,亲北京的「建制派」则将受到挫折。

最好的情况,是香港可以藉由这次选举恢复秩序,社会活动恢复正常运作;并藉由这次反送中的惊涛骇浪,重新思考香港的下一步。然而,这次区议会选举能否顺利举行,迄今仍在未定之天。原因是,想要破坏这场选举的仍不乏其人,包括一些担心失去抗争战场的「勇武派」,乃至别有他图的阴谋者。选举当天,是否所有地区都能顺利完成投开票,会不会有投票所遭到突袭,会不会有作票或藉口作票而闹事的意外,都充满变数。

回顾过去半年多「反送中」事件的发展,充分暴露了香港的脆弱体质,这显现在几个面向:第一,过去香港被形容为有自由、法治,却没有民主;经过半年动荡,证实「没有民主」是它最大的要害,经市民连番挑战,竟连「法治」都无法维持,「自由」亦岌岌可危。第二,反送中示威起初诉求的「和理非」路线,受到广大市民和国际舆论的支持;但在港府撤销《逃犯逃例》后,街头转由「勇武派」接手,走向激进的「揽炒」破坏与随机攻击,使其正当性大大削弱。第三,「勇武派」成员从大学生扩至中学生,说明了示威运动的感染力,但也显示了它的危险:比较理性成熟的菁英被排除在外,别有居心的人则在幕后提供物资和战略指导。

香港民主经验的薄弱,一则缘于英国殖民的历史,二则来自回归后「一国两制」的局限,因此对政治议题往往存有过度理想性及道德化的幻觉,以为可以有一战功成的民主战役。正因如此,儘管香港社会能动员及凝聚强大的街头民气,却不知如何转化为更坚实的体制改变力量,民主阵营不时自我排挤、相互指控,任由后浪推倒前浪。这次反送中由「和理非」变质成「勇武派」当家,由「be water」(柔韧似水)变成「be fire」(猛烈似火),随意破坏公共设施、砸打无辜市民,甚至导致经济活动无法正常运行。基本上,这已忘记了民主的主体是人民,包括不同意见者在内。

不可讳言,「和理非」时期的香港抗争得到了全球的关注;但到「勇武派揽炒」阶段,秩序严重失控,外界支持的声音便不断消散。到了这个阶段,香港民众该做的,是利用这次选举将过去半年的抗争能量化为支持民主派的力量,让这股民气从体制内推动香港的民主改革,并试着和不同的意见对话。总之,不能任十几岁的青少年在街头肉身与港警悲情搏斗,以为那样可以争取到香港的民主。

在香港区议会选举前夕,美国参众两院相继闪电通过《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》,正等待川普总统签署。这项法案,当然反映了美国对香港民主前途的关切,也集中反映了国际舆论的注目。然而,美国在台协会前理事主席卜睿哲也提出不同看法,认为这项法案有「推动香港沉沦」的危险。理由是,川普并不真正关心香港人权,而这项法案一旦实施,却可能造成北京削减香港的自由,实施严格控制,这将使香港失去国际金融中心的吸引力。卜睿哲说,这正如反送中的暴力升级一样,我们可能正在「见证香港特殊地位的终结」。

香港作为「东方之珠」,历经了好几代人的努力,谁也不愿看着它受到破坏或沉沦。这次区议会选举虽只是地方选举,却是香港结束动乱、重建秩序的转捩点,期待它能迈出民主的一大步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