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教育改革领头羊!台湾独创「学思达」教育法

816浏览 分类:申博购车 2019-09-25

亚洲教育改革领头羊!台湾独创「学思达」教育法

由台北市中山女高国文科张辉诚老师多年来观察、归纳得出的「学思达」教育方式,以及二○一六年底的「学思达亚洲年会」,让台湾瞬间变成华人教育圈的瞩目焦点,成为亚洲教育改革的领头羊。这股由台湾教育圈率先开启的分享风,自从辉诚老师开放教室观课以来,已有愈来愈多教师纷纷敞开双臂,以正面态度迎向这股学习浪潮。从文史科到数理科,再到艺文科,学思达正以百变女郎之姿进入教室,促成一场史无前例的教育翻转。

那幺,学思达到底是什幺?

何谓学思达?

从八股文的科举考试制度开始,华人圈从来不缺乏痛苦的填鸭式教育,但随着历史转轮进入知识经济时代,儘管传统方式早已落伍,家长、学生、教师三方却无法同时放手、做出调整,即使众人大声疾呼,这几年教育现场仍无多大改变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被视为「解方」的,正是学思达。

学思达常常以有趣的提问来引起学生动机,课程内容则仰赖三大关键:「知识点拆解」、「学思达讲义」与「课堂经营」,就让我们以实例来说明。

任何知识都能「拆」

新北市中和国中的孙菊君老师教的是常被忽略的美术课,目前国中美术科大致上是国一打基本功、国二触类旁通、国三进行议题讨论。以国一的「素描」为例,很多本身是练家子的美术老师在基本讲解与示範以后,就让学生连续画上好几个星期。但往往会画的孩子就是会画,不会画的还是不会。

菊君老师决定改变这种现况,将素描拆解为「如何观察」、「如何产生轮廓线」、「如何正确透视」、「光影」、「明暗调子」、「立体感」与「空间」,每一主题都採用让学生分组自学、互相讨论并帮助彼此的方式来学习,进入下一个阶段前,她也会确定整组学生都尝试画出最基本的要求。

有人或许会问:「学生没有艺术天分,为什幺还要学这些?」菊君老师认为,这种说法把艺术看得太扁、太狭隘了。为什幺台湾的城市很丑?原因就出在美学教育并未落实。她觉得每个孩子都有潜力,或许一位不太有艺术天分的学生,长大后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或政府领导人,美学教育有可能让他成为艺术的消费者或支持者,我们也才有可能共同製造出美的事物、让台湾变得更美丽。

为了体现这个概念,菊君老师为打完底子的国二学生带进「视觉资讯图表」 (infographic)课程。她相信每一位学生都学得会「万物基本型」,也都能利用它来创作。这些图文搭配、画面平衡的概念,在他们长大、出社会以后,也会对企业简报甚至是店面摆设有所助益。

面对拥有更深层思考能力的国三学生,菊君老师则带入性别、反战等议题,这些需要讨论以后才能进行创作的课程内容,使用学思达教学法更是相得益彰。看着孩子们一双双发亮的眼睛,也让她更加相信,艺术可以改变世界。

看见教师实力的讲义

在学思达里,讲义是非常重要的一环,因为讲义是引起学生学习动机的关键所在,只有当学生觉得有趣又有挑战性时,由内而生的自学第一步才会随之开启。许多学思达老师都提过编讲义到三更半夜的往事,因为除了以课本为本,还得蒐集无数书籍、资料,才能将内容改写与整理成具逻辑性、符合学生阅读程度的讲义。

讲义里一定会搭配精心挑选或设计过的题目,学生则会以类似「学习共同体」 的方式分组(四人为一组,每组皆有学习程度不一的学生),在讲义与题目的引导之下,彼此激荡思考,完成自学第二步。

以台东高中化学科罗胜吉老师的课堂为例,学生在他精心设计的讲义引导下,很自动地在读完讲义以后,针对其中一、两个引导式问题,拿起课本寻找答案—所谓的「自学」正是如此。他更表示,讲义的功用就像在学生心里搭鹰架,除了单向地由教师一砖一瓦兴筑,更需要透过提出一个个好问题,勾起学生的学习动机,一同加入构筑的过程。

在胜吉老师的设计里,讲义内的「好问题」包含了吸引式问题、主要问题与具体问题这三种,分别发挥「吸引学生注意、引起学习动机」、「带着学生探究『大概念』」、「知识的建构」的功用。讲义里还要提供充足的资讯,让学生得以在教室内就能自学,如果有不懂的地方,也可在自学时间结束后,与同组同学讨论、共同找答案。

最后一步,学生会以随机方式上台分享「表达」。今日的学思达已经发展出海螺计分法、扑克牌计分法,带入竞赛的概念,以鼓励学习效果佳的孩子主动教导同组的同学,因为「学生教学生」的效果往往比老师教学生更好。这些方式也都已经过实验证实,的确能让孩子们学得更好。此时,教师的角色早已从授课的主角变成了负责引导的配角,将学习的权力交还给学生。

如此一整堂课下来,教师将透过观察学生撰写讲义的答案、学生起身讲解、师生彼此间的问答,确认学生们的学习状况,最终进入统整阶段,完善整个单元的学习。

胜吉老师说,学生一旦适应了学思达的自学节奏,在阅读比听讲更有效率之下, 学得其实更快,这也非常符合新课纲在考题上以「大量阅读」为出发的理念,希望能改善过去学生一看到题目就反射性作答的考试机器现象。而胜吉老师的一大目标,就是让孩子明明在学习、準备考试,却以为自己在玩。

不同科的教师于班上实验一段时间后同样证明,去芜存菁的讲义不但能提升学生的学习意愿、思考能力,也让成绩有所提升。或许,正是这种不迴避考试,但尝试隐身考试压力的方式,让学思达能被普遍遭到分数绑架的亚洲国家教师们所接受。

本文节录自:《学校最该教什幺?直击12种非典型教育现场》一书,刘政晖着,时报出版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